香蕉影院app手机最新版

“……”

刘惜没有再来一首,而是小声说道。

“谢谢大家,时间不早了,我,我想先回学校。”

这时的声音即便是通过麦克风,也还是之前的那种清弱。

站在茶几旁的身影微微缩着。

似乎这样就会更加不引人注意。

听到刘惜这么说,李雪连忙起身走过去。

两人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。

其实多数时候是李雪在说,刘惜大多数时候只是在点头。

李雪道:“刘惜要回宿舍,芬琳我跟你一起送一下,你们继续唱歌吧。”

听到这话,李芬琳应了句说好的。

方年连忙起身道:“别,我去送吧,反正我也不唱歌,而且你们几个女生一起也不太好。”

白皙朵朵甜甜的笑

这个时期其实是棠梨街上最好的时候。

远比几年前干净。

又远比几年后清净。

原因很简单,跟去年8月份的奥运会有关。

不过灿星在棠梨老街,从这里到八中得有差不多两公里了,中间一段也没个路灯。

周遭又是一片娱乐场所,可能还有带点颜色的娱乐城。

李雪她们不放心也是情理之中。

方年更不放心。

要说是在主街那边的话,方年才懒得管,林语淙她们这些人不还是天天晚上这么回去?

李雪略作沉吟,笑着道:“方年你去送的话,那就更好了。”

这么一堆人里,主心骨其实一直是方年。

所以他一开口,基本上就是一锤定音。

方年跟李安南简单交代了句:“无论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喊服务员,应该不缺什么吃的喝的,你看着点。”

棠梨街上还是很安生的,再加上套餐里原本的两箱啤酒被削减到六瓶,平均下来每人也就两杯的份,不至于有借酒耍疯什么的。

再说一群高中生好好的,也不至于忽然去惹是生非,没什么不放心的……

走出包房后,刘惜低声道:“谢、谢谢。”

方年:“……”

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心里愈发奇怪起来。

等走出ktv时,方年终于没忍住,用玩笑的口吻问道:“是不是因为我不是好学生,所以你有点怕我,所以说话才停顿。”

在重返人生的小一年时间里,这还是刘惜第二次跟方年说话。

第一次是刘惜请他写同学录。

但两次都是结巴的状态。

上次方年以为刘惜是紧张,但刚才刘惜唱完歌后说话很正常。

所以方年才多嘴问一句。

闻言,刘惜飞速看了眼方年,然后又极快的低下头:“没、没有的。”

方年:“……”

好吧。

不管有没有,不说话,看来才是让刘惜最放松的。

这个小姑娘,大概是方年两辈子加一起遇到过最怯懦和自卑的人了。

但今天都已经高考结束了,就算方年想当个圣人什么的,也没这个时间。

于是方年索性不吱声,安静的跟在刘惜身侧,不快不慢的走着。

十几分钟后,两人便走到了棠梨主街,有了路灯,底铺的灯光也多了起来。

抬头能看到街上的超市时,刘惜顿住脚步,小声但认真道:“谢谢,学校就在前面,我一个人可以了。”

方年转头看向在右侧正前方三百米左右的学校,点了下头。

刘惜小声道:“再见。”

再次弯了弯腰。

方年挥挥手,笑道:“再见。”

望了几眼刘惜往学校走去的背影,方年正打算收回目光,忽然蹙眉,接着哑然失笑。

以前他是没注意过刘惜怎么走路的。

不过现在,看着刘惜走路的样子,仿佛能体会到她的那种雀跃。

从方年站的位置到校门口,有网吧、店铺以及少数两根路灯发出来的光,拖长着人影。

缩着身体向前走的刘惜,就好像畏寒一样,其实是为了能显得更不引人注目一些。

令方年蹙眉的是刘惜走路的姿势,令他哑然失笑的也是刘惜走路的姿势。

但当方年定睛看去时,才发现刘惜是在踩着自己的影子向前。

一颠一蹦深一脚浅一脚,不细看还以为是腿脚有毛病。

方年边摇着头往回走,边低声自语。

“刘惜这个人好幼稚呐,还好没让我继续往前送,不然我的影子怕是会被她踩到。”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回到灿星之后,包房内的气氛依旧很热闹。

如方年所料,什么事情都没发生。

比起去爆个脑阔,显然是第一次来ktv,起哄唱歌更有意思。

跟大家招呼一声后,方年到李安南旁边坐下,小声问:“跟没跟李芬琳讲和一下?”

李安南点点头:“刚才讲过了。”

“她说自己早都忘了那点小事,早知道我憋着做什么。”

方年附和两句:“也对,高中都毕业了,没什么好说不开的。”

心里却明白,李芬琳也就是这么一说,要是忘了怎么可能完全不搭理李安南。

李芬琳可是大大咧咧的性格。

不过这事情没必要纠结。

就像现在李雪在唱的那样:“就让往事都随风,都随风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十点多快十一点的时候,方年提议大家合唱一首《朋友》。

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同。

“朋友一生一起走……”

少年人的嗓音和心思,都唱不出那种感觉。

但依旧唱得很有激情。

这首歌唱完后,方年去按下了音乐暂停键,站在茶几旁望向大家: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说两句话。”

“很高兴今天晚上大家能赏脸一起来唱歌,以后有空常联系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最后,记得告别的时候不要太随意。”

之后李雪几个都说了几句话,主要讲说谢谢和再见。

李雪的同桌比较感性,说着说着眼睛就红红的。

十一点出头,方年一行人离开灿星。

第一次进ktv的兴奋后劲这个时候开始爆发。

男生女生都叽叽喳喳的讨论着。

“没想到原来ktv里面是这个样子,跟着音乐唱歌完全不同。”

“跟学校的那种大合唱感觉完全不同。”

“以后要是有零花钱了,我也得跟朋友来!”

“……”

主要的感慨都集中在,原来ktv就那样,没什么好奇怪的嘛。

更没有想象的那么多神秘的东西。

但真的挺有意思呀……

到主街这边后,大家各自去了不同的网吧。

王成、李军、李安南还有方年四个去了梦幻。

“老板,四台机通宵。”

李军咋呼道。

网吧老板比了个耶:“二十。”

李安南他们几个都是熟面孔,现在都是十一点多了,已经是通宵时间了,五元一位没毛病。

梦幻网吧分成内中外三个区域。

最外面的大厅还有楼梯通往二楼,不过通常情况下挂了锁。

以前大多数时候方年都在外面的大厅上网。

不过这次被李安南他们几个喊着去了最里面的区域。

里面没人,因为本来也就只有六台机器。

虽然现在网吧里面还有七八个人,但不一定是上通宵的。

“老方,一起玩会游戏?”

坐下开了机器后,李安南连忙道。

方年笑了下:“我都好久没碰过游戏了,你们玩的地下城这些,我还没开始,等级也不匹配,你们自己玩,我随便找个游戏玩玩。”

“也行。”

“……”

于是李安南他们三个飞快的进入游戏。

方年也打开了网页,搜索‘贪好玩传奇’几个字。

跳出来的链接还不少。

第一个链接就是‘贪好玩传奇’的官网链接,这点还是做得很不错的。

方年点进去试玩了几分钟。

流畅度在这个时代算是不错的,在初始‘传奇’的版本上进行过一些改动。

比如加入了方年特别说明的自动升级模式。

也加强了任务引导的吸引力。

放大了狂拽吊炸天的属性,比私服的特性还要爽一点。

就方年个人认为,基本上达到了他想要的绝大多数效果。

算是完成了60%的抄作业操作。

不过推广上面就有点差强人意了,方年居然花了不少时间也没找到广告。

“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……”

接下来的时间里,方年无所事事的玩了玩黄金岛斗地主。

充值五元钱,开始从5元赢到3700万的追梦旅途。

从十一点多到十二点,再到将近一点的时间了。

方年基本上都在斗地主。

而李安南他们已经换了四五个游戏了。

从地下城到qq飞车再到跟在其它网吧的女生一起玩qq炫舞等等。

激情逐渐消退。

其中尤以王成和李军为甚。

“不玩了,休息会。”

“我也不想玩了,没意思。”

王成和李军先后说道。

李安南正起劲中,有点诧异:“怎么了?”

“高考都过了,你们这叹什么气呢?”

“……”

方年还没能完成破两千万的成就,追梦才追到一半,听到他们的对话,停下了游戏,望了过去。

听着李安南跟王成、李军的对话。

明白过来。

这种情绪,方年曾经也有过。

怎么说呢,虽然早早的就明白了自己不是上学的那块料,又或者说早早的知道高考不会有好结果。

但在从下午到现在一连串的狂欢过去后,内心便开始空虚。

这是属于学渣们的空虚。

像李安南就没有,他这次自己就知道考得还不错。

除了空虚以外,是对未来不确性的茫然。

就跟前世的方年一样,说是通宵,一开始很高兴,到下半夜也就是现在这个时间点时,就很抑郁了。

以后也不用上学了,该做什么?

不知道。

该去哪里?

不知道。

漫长的暑假怎么过?

不确定。

一切都是未知的。

这就是王成跟李军这个时候的空虚和抑郁。

相反,李安南感觉到空虚的时间会大大延后。

一开始是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,想几点睡就几点睡,然后才会无聊,接着才是伤感和空虚。

方年想了想,笑道:“今天晚上好好玩,明天的事情明天再想呗。”

闻言,王成长长的叹了口气:“唉,行吧……”

“也对,明天的事情明天再想,接着玩吧。”

李军挑了下眉:“要不做点别的事情……”

王成一开始还不理解,看了眼李军马上反应过来,连忙应声:“好啊好啊。”

“方年,说个地址,3w点__什么?”

方年摩挲着下巴:“试试……”

后面的话声音很小。

一如既往的一本正经。

很快三个火力旺盛的年轻人,便睁大眼睛盯着屏幕,进入了新的世界。

至于王成跟李军的那些空虚啊,寂寞啊,抑郁啊,一下就抛到了脑后。

“哦豁……”

“咦惹……”

见状,方年被迫结束了追梦环节,招呼一声,走出网吧。

没走几步,就听到了烧烤发出的呲啦声音。

梦幻网吧前方十字路口有个烧烤推车。

应该暂时就这一家。

还只在晚上八九点以后出摊。

在这之前出摊的推车是卖汤粉之类的,类似于麻辣烫,也是一口热汤锅,用签子叉着一些肠、海带、豆腐之类的。

还有就是铁板烤肠、铁板豆腐。

有比较地方的特色,常见于棠梨、大坪等地。

烧烤推车不常见,方年走过去看了看。

然后点了鸡翅、鸡腿、牛肉,还有肠等。

倒是摊位上都没有什么蔬菜类的烧烤。

等了二十来分钟,方年打包带着回了网吧,见到的是三双眼睛里的空洞与虚无。

“吃点夜宵。”

方年挥手招呼道。

挑了快鸡腿肉咬了口,道:“你们慢慢玩,我回去休息了。”

======

破碗求月票。

我说句话,我的更新真不少,只是章节少,字数每天都有一万以上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