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安卓下载新版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生气的时候不觉得疼,冷静下来,疼的厉害。

人啊,总会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的,伤不了别人,不舍得伤害别人,只能伤害到自己。

她从橱柜里拿出药箱,自己清理了伤口,涂上了消炎药和西瓜霜,绑上了纱布。

手还是疼的,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身体,感到抱歉,握住了手,撑住了额头,静静的,这样沉寂着,什么都不想。

敲门声再次响起

她看向门口,表白过,被拒绝了,不想面对邢不霍,觉得很丢脸,“我不饿,先吃吧。”

“出来吃点,不吃对胃不好。”邢不霍沉声道。

穆婉叹了一口气,犹豫了一分钟,起身,开门。

邢不霍还站在门口,看到她出来,转身朝着餐桌走去。

穆婉也不说话,在他身后跟着,坐在了他的对面,什么废话都不说,直接吃饭。

邢不霍锁着穆婉,目光沉沉,“婉婉,今年多大了?”

小道上的秀美村村

“二十六,怎么了?”穆婉看向邢不霍,眼神微凉。

“我让他们给把身份证做成21岁,女孩年纪小点,会有很多可能性。”邢不霍陈述道。

“谢谢。”

“我记得以前有一个梦想,是画漫画,我会把送去学漫画,再给找份相关工作……”

“不要说了。”穆婉打断了他的话,放下筷子,“我想成为漫画家,我可以通过自学,这些东西,只要有成品,没有人会在乎的学历,只要我有能力,我可以找相关工作,我喜欢通过自己的努力,而不是接受别人的给与。”

“好。”邢不霍好说话的应道。

“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?”穆婉问道。

“记得。”邢不霍简单两个字。

那个时候,父亲死了,她发现了陆博林和她阿姨的关系,情绪很崩溃,跳进了河里面,并不是想寻死,她的水性很好,就是想要发泄自己的情绪。

邻家哥哥不知道,以为她要寻死,想都不想的跳进去救她。

结果,她没死,邻家哥哥被她救上来,快死了。

她没有钱,问陆博林借,陆博林没有给她,还玷污她和邻家哥哥的关系,她问项家借,项家也没有人给她。

邢不霍出现了,给了她钱,但是太晚了,邻家哥哥死在了医院里。

她很自责,很懊恼,也很后悔,为什么要认识陆博林。

阿姨那边对她打压的厉害,还把邻家哥哥的骨灰丢进了河里,她很崩溃,很绝望,跟着跳进了河里。

可是找不到邻家哥哥的骨灰,她忘记了自己会水性,忘记了在下雨河流很急,差点淹死的时候,邢不霍把她救了上来。

他说,他是A国的总统,可以帮她回去项家,可以让她做A国的总统夫人。

她并不想回项家,那个家带给她太多不好的记忆,她只是想要离开M国,想要发泄,报复陆博林,答应了邢不霍。

“我时常在想,如果穆婉没有遇到刑不霍会怎样?”

“敢爱敢恨,嫉恶如仇,又洁身自爱,聪明过人,学习能力强,肯吃苦,肯奋斗,也许过的不富有,但是却很自由。是我害了。对不起。”邢不霍沉声道。

穆婉深吸了一口气,又想哭,今天,算是流光了她一生的泪水。

她本该怨恨的,可最后……

邢不霍用尽一生守护了白雅,那么,她也用尽最后一点力气,守护他吧。

不然他就太可怜。

“没有害我,相反,帮了我。”穆婉语气轻柔了下来,“如果没有遇到,现在的穆婉即便活着,也已经是千疮百孔,就凭陆博林是我的前男友这条,项家就会让我不得好死。”

邢不霍沉默了三秒,“录像的事情,可能会给造成很大的伤害,会给做个微整形,动下眼睛和鼻梁的部位,如果想,会做造血干细胞的手术,会改变血液里的DNA,如果有人认出,只要否定就可以了。”

“我不想做手术,不想整容,不想去逃避我的过去,这些都伤害不了我,以后,多保重。另外,不用觉得抱歉,如果没有遇到,我会更惨,现在对我来说,已经很好了。”穆婉表达道。

她拿起了筷子,闷着头吃饭。

邢不霍欲言又止着,想说什么,终究什么话都没有说。

饭后,穆婉没有通知邢不霍,自己一个人去花园走走,坐在了湖边的长椅上。

一呆,便呆到了晚上

晚上的风很冷,能够穿过厚厚的棉袄到达肌肤,可是,却让人头脑特别的清醒。

她站在了湖面,望着水面,在风的影响下,泛起水波,波澜了灯光。

“穆婉,做的对。”

她给自己打气,之前听说,有一个女孩喜欢邢不霍,邢不霍却一直把她当做妹妹,最后,他设计让喜欢他妹妹的人跟他妹妹在一起了。

她在他眼里,就是和他妹妹一样吧,给了恩情,她不能奢望太多,更不能把自己的情感加注在恩人身上,忘恩负义,不是她做人的准则。

她起身,去别墅,邢不霍不在。

她出事后,他应该更忙了,要处理更多的事情。

厨房准备了晚饭,她吃饭的时候,听到门口汽车的声音,下意识的看向门口。

邢不霍从外面进来,脱下了手套。

她习惯性的迎上去,接过他脱下来的外套,挂在了衣架上面,关心的问道:“饿了吗?”

邢不霍扬起笑容。“我从来不会亏待自己的胃,之前吃了点心。”

“那要一起在吃点吗?不吃饭,对胃不好。”穆婉把他之前跟她说的,说给他听。

“学的很快,吃点。”邢不霍朝着餐桌走去。

穆婉鼻子痒,闪到一边,打了两个喷嚏,有点鼻涕,她抽了茶几上的餐巾纸,擦了擦鼻子。

“怎么感冒了?林嫂,给夫人准备红糖姜茶,还有感冒药。”邢不霍吩咐着,看向穆婉,“现在是冬天,出门的时候多套件外套,不要在风中呆很久。”

穆婉听着他的关心,心里又燃起希望,“不霍,真的不准备达成我的愿望吗?”

【我是秦汤汤,已经制作成广播剧,关注微-信-公众-号瑶池就可以收听】